挖掘机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挖掘机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都市聊斋之海妖【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6:31:57 阅读: 来源:挖掘机滤芯厂家

月色清泠,在海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带子,海水携着月色极为平静地轻吻着沙滩,尽管这里的夜景是如此优美,却毫无生气,天空中见不到飞鸟,岸边也见不到活跃的虾蟹,除了海滩上一堆堆海藻的尸体散发着腥臭味,就只有那个女人跪在沙滩上了。

谁也看不到面对着海水的她是什么样子,只有一头在月光下闪耀着银色光泽的长发在风中轻轻飞扬着,她沉默着,慢慢起身走向海里。海水荡起一圈圈涟漪,一圈圈扩大,直到她消失在海水之中。

天边突然飘来一片浮云,遮住了月光,这片海岸又笼罩在黑暗之中,海水仍然在轻拍着沙滩,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安娜”号作为一艘百英尺长的豪华游艇,速度的确很快,穆江城倚在栏杆边,头发被海风吹的有些乱,海鸟在头上呱呱乱叫,盘旋飞舞着不肯离去,他深吸了一口带着淡淡腥气的空气,眺望着宽广无垠的蓝色海洋,颇有些心旷神怡的感觉。

“大哥!感觉还不错吧。”穆江滨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穆江城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穆江滨也趴在了栏杆边,望着远方沉默下来,穆江城瞥了他一眼,发现平时爽朗无忧的穆江滨双眸中竟然有一丝忧郁。“叔叔他们呢?”穆江滨耸耸肩膀:“还不是在跟李叔叔、姜叔叔他们在谈事呗。还说‘安娜号’的处女航是为了庆祝你学成归国,我看是他们又借机凑一起商量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吧。”

正说着,穆江滨的父亲,也就是穆江城的叔叔穆海澜和几个人从游艇里走了出来。穆海澜虽然近五十岁的人了,风度极佳,保养又好,看起来不过刚四十岁的样子。他一见到穆江城就招手示意他过来。“来,江城,刚才你上船时我有点事情,现在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叔叔,这位是本市警署署长李庆临李叔叔,这位是大亨娱乐城的董事长姜东利姜叔叔,这是咱们海澜集团的保卫部主任李威。”他又指着最后一个看起来虽然外形英俊可是总有些邪气的三十左右岁男子笑称:“这可是你叔叔我的高级幕僚策划部经理孙采明。”

穆江城同这几个人打了个招呼,而孙采明则笑问:“听说阿城刚得了医学博士的学位,这次回国是打算……?”穆江城很不喜欢他的诌笑,皱了皱眉头说:“我目前还没打算,刚回国先休息一段时间,以后再说吧。”

几个人寒暄完毕,有点冷场。本来在乘风破浪快速行驶的游艇速度突然慢了下来,船长通过对讲机叫道:“穆先生,前面有艘游艇出现故障,船主自称是肖氏集团的二小姐肖荷通过无线电向我们求救。”穆海澜同意了。

肖荷竟然这么年轻漂亮,“安娜”号上的几位男士都没有想到,她拖着几大箱衣物通过跳板安然到了“安娜”号上,满脸感激的神色向穆海澜道了谢:“谢谢穆叔叔,我自己出海游玩没想到这破游艇竟然出了故障,还好你们在附近,不介意我搭一下你们的船吧。”

她巧笑嫣然,清丽之中又有些妩媚,穆海澜急忙露出一付谦谦长者的风度说哪里哪里,穆江滨的眉头挑了一挑,嘴唇嚅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另几个家伙则满脸色迷迷的神情,穆江城一付旁观者的样子把这些都收进眼里却不动声色。

“安娜”号是艘超大超豪华型的游艇,共分了四层,最下面的第一二层全是标准客房,足够二十人居住,第三层是宴会厅加厨房游乐室,第四层是驾驶室和观光台,游艇顶部有一艘应急用的小皮艇,船尾处还有垂钓台,设施极为齐全豪华。穆江滨领着肖荷参观了游艇,肖荷一路上赞不绝口。

肖荷在船舱里安置着自己的物品,穆海澜等人又钻到宴会厅商量事情,甲板上只有穆江城和穆江滨堂兄弟俩闲聊着。“叔叔的生意越做越大了,现在我们海澜集团主要是什么生意为主?”穆江滨有些尴尬的样子:“大哥,我们是以海起家,当然还是做跟海运有关的

生意啦,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穆江滨淡淡一笑:“没什么,只是好奇叔叔怎么会跟警署署长和娱乐城的大亨关系这么好。”穆江滨轻松一笑:“那是,这叫官商结合,强强合作嘛。”

船长报告穆江滨:“穆先生,可能就要有一场大暴风雨,我们是否立即返航?”穆江滨哼了一声:“出航的时候你不是报告天气极好吗,怎么会变天?”船长回答:“是啊,本来天气预报是很正常的,可是这一带天气多变,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穆江滨下了命令:“马上回去吧。”

天色突然阴暗了下来,一团团黑云急速纠集起来,向海面压来,海上的风力明显增大,游艇虽然吨位不轻也开始大幅度摇晃起来,只几分钟的时间,豆大的雨点遍布海上,所有人都躲在船舱里看着外面的风暴。风势越来越大,海上巨浪滚滚,“安娜”号返航需要顶风而行,船长把马力开到最大,仍然行速极慢,发动机吱吱嘎嘎作响,游艇在狂风中艰难的前进着。

穆海澜大为光火:“阿东,你是我们海澜集团最好的船长,竟然连今天有风暴都不知道,让我的新游艇在这种鬼天气下进行处女航,你是不想干了是吧。”船长满脸苦相:“穆先生,这场风暴绝对没有事先预报,就连船上的卫星气象显示图都没有这云团的出现,这突如其来的风暴出现的好奇怪啊。”

此时是下午三点左右,天空却黑如夜晚,墨鸦鸦一片,瓢泼的大雨令海面上的可见度基本为零,狂风卷着巨浪不断掀上甲板,海水又沿着甲板狂泄流回海中,“安娜”号在风暴中心宛如一片树叶飘摇不定,随着巨浪时而浪峰时而浪谷上下起伏。发动机已经开到了最大功率,仍然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驾驶室里的人不少,除了姜东利晕船极为厉害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所有的人都在这里了。肖荷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好在没有晕船,她紧紧抓着门框一声不吭,穆江滨站在她身边,很想扶住她却又不敢冒犯的样子。穆海澜向着天空挥舞着拳头,满脸油光不复刚才的儒雅风度:“老子纵横海上几十年,海神是保佑我的,不信这小小风暴就能难倒我。”

船舱里突然一片寂静,穆江城愣了一下才发觉一直嗡嗡作响的发动机运转声停了,船长满头大汗叫道:“动力消失了,发动机不工作了。”穆海澜一把推开船长,自己操作起来,可是他左拍右扭,发动机就是沉默着不肯再次工作。

“抛锚,根据风向,抛右侧两个锚头,让游艇随风活动自由些。”船侧长长的锚头抛到了海里,牢牢钩住了海底。游艇的摇晃幅度小了一些,但是失去了动力只能随波逐流,固定在这一片海域里。

“风浪这么大,就算现在找救援船只也无法出海,大家回舱休息吧,等明天风暴小些再作打算。”穆海澜临危不乱,把所有人都打发走了。

游艇摇晃得厉害,穆江城只能在半睡半醒之间迷糊着,不知何时,终于抵挡不住睡眠的魔力入了梦中。一觉醒来,甚为安静,想来是风暴已停,船身感觉不出晃动。穆江城披着衣服走到甲板上。他大口呼吸着清新的海上空气,天空上东一片西一团地挂着棉絮般稀稀薄薄的白云,海水泛着浑浊的蓝黄色,海鸟一只也见不到了,海面上仿佛经过了一番毁灭式的洗劫,毫无一丝生气。

穆江城一转头,看到肖荷在船头立着,头垂向海面,不知在想些什么。他悄无声息走了过去,肖荷还是察觉到了,她抬起头宛尔一笑:“昨晚睡的还好吧。”穆江城点了点头,却支起了耳朵:“听,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肖荷点头:“不错,有人在喊救命。”那声音越来越近,一个女子趴在一块破碎的木板上,被海浪推向游艇处。此时正好船上的服务员阿力走过来,穆江城扯住他,把一个绑在游艇上的救生圈拽了下来,用力扔向那遇难的女子,一次,两次,终于救生圈落到了女子的身边,她抱住了它,然后被穆江城他们合力扯着拴在救生圈上的绳子把她拉到了甲板上。肖荷急忙扶着这女子回到自己的房间给她盥洗收拾。

所有人都被惊动了,纷纷走出来,基本都是脸色苍白一夜没有休息好。穆海澜问:“什么事,这么吵吵闹闹的。”穆江城说:“我们刚才救起了一个海上遇难的女子。”李威轻佻地说:“‘安娜’号成了妇女救援船了。”他身边的穆江滨狠狠瞪了他一眼。李庆临打了个哈哈:“穆兄,昨晚折腾的不轻啊,我们是不是快点返航啊。”此时船长惊惶失措的从驾驶室跑出来,他极为沮丧:“报告穆先生,发动机彻底失灵了,船上的卫星定向导航系统,卫星电话系统,无线电通讯全部都失灵了,我们完全失去了跟岸边的联系。”穆海澜冲进船舱,一会握着自己的手机出来,然后破口大骂:“这破玩意竟然也一点信号都没有了。”船上所有的通讯设备全部无法使用了。

白癜风能不能治好

干细胞治疗无精症多久才有变化

西宁治腋臭什么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