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机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挖掘机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应健中管理层已发安民告示可以投资布局股市了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6:09 阅读: 来源:挖掘机滤芯厂家

应健中:管理层已发安民告示 可以投资布局股市了

管理层明确了年内发行100家左右新股的安民告示,由此而论,投资者也应该做适合自己的布局。

近期,市场的消息面比较热闹,先是出台了“新国九条”,接下来又出台了IPO的配套新规则、创业板融资与再融资的新规则,本周当上证指数在2000点摇摇欲坠之时,管理层又明确了年内发行100家左右新股的安民告示,所有的举措,让人感觉到管理层在这个市场上在做新的布局,由此而论,投资者也应该做适合自己的布局。   先说“新国九条”的出台,这个远景规范对短期行情没啥影响,长期行情值得期待。大家还记得10年前出台的“国九条”吗?其关键词是“股改”,当时出台时上证指数1500多点,当正式实施股改时跌到了1200点,“国九条”出台后跌到了最低点998点,然后一轮波澜壮阔、时间长达一年半的大牛市磅礴而起,一口气将上证指数拉到6124点,站在这个巅峰,回过头去看,当年“国九条”出台前后的任何点位,都是地板价,那么现在看此次出台的“新国九条”,若干年后回过头来看现在的股价和指数点位,会不会重现10年前的这种走势,笔者以为,答案是肯定的,只是走势的形态会有所不同。从这个角度而论,从长期走势看,现在的股价和指数点位对于未来而言都是地板价,即便还会跌破2000点,如果将底部当作一个区间而不拘泥于指数的绝对值,就不必在乎这种短线的波动。

从大盘走势看,现在的市场可以投资布局了,再换一个角度来看,面对6月份将启动的IPO而言,也该投资布局了。本周,证监会明确宣布从6月份到年底,将发行100家左右的新股,并按月均衡发行。这个信息告诉公众,6月份开始启动IPO,接下来不会像1月份那样开开停停,而是在未来7个月中连续发行,发行量没有用“不超过100家”或“100家以上”,而是用“100家左右”,这种表述实际上管理层自己留有余地,市场不好,发个70、80 家,市场好,发个120家、130家,这都在100家左右的范围之内,这说明管理层既很在乎上证指数2000点的得失,也很在乎市场对IPO的反应。  7个月中将发100个新股,平均每月15家左右,按沪深股市均衡发行的原则,两地交易所每月基本上发7—8家,这样的发行节奏,可以预料新股的中签率会大幅度降低,在一个时间段中新股的申购资金总投资回报也将降低,今年1月份市场恶炒新股的这种势头也会随着新股的越来越多而逐渐降温,尽管在目前阶段,新股一上市就跌破发行价的概率较小,但投资者对新股的热情也会逐渐降低。尽管现在投资者对IPO有一点恐惧感,但没有人逼着你一定要去买这种新股,股市本身就是一个博弈场所,认赌服输,这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但是要参与的投资者要注意IPO的新规则,按现在的新规则,申购新股的股票市值计算方法已经做了重大修改,市值计算以T—2前20个交易日为基准,也就是说6月份开闸IPO,那时你抱临时抱佛脚买入股票已经不行了,大家关注一下自己账户中每天在变动的市值数量,现在已经开始按新标准统计市值了,至于保持多少市值为佳,每个人有各自的实际情况,自己盘算吧。

从利益博弈角度看“新国九条”  中国资本市场之所以长期低迷,除了有经济、金融等方面原因外,市场参与主体特别是投融资双方之间利益博弈长期失衡,也是重要原因。  究其根源,在于裙带资本渗透到产业资本之中,利用市场化改革之机,诱导制定利己的新股发行制度,让利益堂而皇之地流入少数人腰包。具体来说:首先,通过实质上的审批制度造成股票的人为短缺;然后充分利用法律和监管的漏洞,串通合谋,通过明显有利于融资方的新股定价机制大幅抬高新股发行价格;最后利用交易制度缺陷,诱导短线跟风炒作,吸引二级市场投资者高位接盘。  这样,新股发行制度的市场化改革,就演变成了少数特权阶层的饕餮盛宴,正如吴敬琏老先生所说,中国股市已从“连规范的赌场都不如”演变到了“强盗贵族时代”。  这种制度,事实上已造成了两个层面的利益分配不公:一是投资者和融资者之间的利益分配不公;二是审批制下,融资者内部因机会不均等所导致的利益分配不公。  其最直接的恶果是:一方面二级市场投资者因承接了大量高价发行的股票筹码而亏损累累,进而严重影响内需启动;另一方面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功能几近枯竭,社会直接融资比重大幅下降,大量中小企业因负债状况恶化而被逼入破产边缘。两方面影响,导致社会再生产循环不畅,经济结构调整举步维艰。  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国务院高瞻远瞩、审时度势,发布了被业界称为“新国九条”的《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了注册制的改革方向,这将从根本上扭转目前资本市场上投融资双方利益博弈失衡状况,为中国资本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奠定新的制度基础。  首先,注册制若能成功实施,将有望彻底打破权贵对直接融资通道的把控,从根本上解决新股发行虚高问题;其二,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建立,将给投融资双方更多自由选择的权利和空间,有利于市场博弈的均衡和市场价格的出清;其三,实施严格的退市制度,鼓励市场化并购重组和大力发展私募基金等三项举措,将有利于增加投资方的博弈筹码,增强其博弈能力,强化金融资本(投资方)对上市公司(融资方)的市场化约束;其四,稳步扩大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除了有利于A股估值体系与国际接轨外,还有利于引入新的博弈主体,以打破目前中国资本市场长期僵化的利益分配格局,推动实现新制度下博弈均衡。  综上所述,从利益博弈的角度分析,“新国九条”以新股发行注册制改革为牛鼻子,以市场化、法制化和国际化为改革方向,综合配套、协调推进,将有望奠定未来长期牛市的制度基础。  当然,我们憧憬“新国九条”美好前景的同时,还有必要对中国资本市场利益博弈的复杂性、残酷性,以及制度变革过程中的阵痛有充分而清醒的认识,并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以保障改革的成功。为此建议:  第一,要建立改革的容错机制。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尤其是涉及利益结构调整的改革,其博弈战线日益复杂和隐蔽,因此改革初期出现问题或意外是非常正常的,只要监管层及时纠错纠偏,问题暴露越早反而对改革越有利。但其前提是要有容错机制,让改革者敢于承认错误,敢于及时纠错。  第二,要做好市场预期管理。市场不怕利空,就怕利空不确定,考虑到原审批制下仍积压了大量待发股票,为减少新股大量发行对二级市场的冲击,建议在审批制向注册制过渡期间,每年年初提前预告一年的全市场IPO募资总额的基准值(含老股转让),以及其根据市场总流通市值、利率等变量上下动态调整的规则,以引导市场合理预期,缓解二级市场对新股发行的恐惧心理。  第三,要限制恶意做空行为。重点是堵住股指期货和大小非减持上的制度漏洞,打击借助谣言等的恶意做空行为,维护市场稳定,保护投资者利益。(第一财经日报)

解决资金扩容难题可让大盘由弱转强  5月20日和21日,沪市分别成交495亿元、484亿元,连续两个交易日低于500亿元。5月14日至21日的6个交易日中,有5个交易日的成交列入今年以来单日10大地量。这表明投资者谨慎情绪浓厚,参与热情并不高。  如此地量仅次于1月20日成交的483亿元。今年以来,仅有这三个交易日的沪市日成交低于500亿元。在2013年全年,沪市没有出现过日成交低于500亿元,日成交金额最低是7月9日的522亿元。不过,近500亿元的日成交算不上沪市近年来最低。2011年下半年,沪市有4个月份的最低单日成交曾低于500亿元,其中12月份的最低日成交低于400亿元。2012年沪市更是有5个月份的最低单日成交低于400亿元。其中,2012年11月14日至11月30日连续13个交易日的沪市日成交低于400亿元,11月26日的成交仅331亿元。  总体而言,沪市低于500亿元的日成交属于地量级别。股谚云:“天量天价,地量地价”。在T+1交易的A股市场上,成交量大小被投资者视为判断股价高低的主要指标之一。回顾以往的A股,可发现地量时期的成交不活跃,往往发生在股指相对的底部。今年1月23日创出地量时,上证指数刚好在当日跌破2000点大关。2012年11月中下旬沪市连续多日成交低于400亿元,上证指数从2050多点跌至1950多点。  2000点附近频现地量不意外,这个位置也被公认为底部区域。2000点大关的多次争夺,往往有资金出手护盘,大盘有惊无险。例如,5月21日沪市早盘再次跳水,上证指数急速下跌至1991.06点,创出本轮调整新低,但很快被拉起重返2010点上方。当时,中国平安、中国石化、招商银行等权重股涌现大笔委托买单,使其瞬间上涨并带动股指掉头向上。然而,当日的成交没能高于500亿元,显示护盘资金的出现只是“救得一时”,没有更多资金愿意接过做多的“接力棒”。  眼下,地量再现的主要原因之一是IPO即将重启。既然监管层已经明确6月到年底计划发行上市新股100家左右,而IPO重启开闸之际被视为二级市场不确定性因素增加,那么,市场上的观望气氛难免趋浓。从这几年来看,沪市之所以经常日成交低于500亿元、甚至400亿元,与资金面捉襟见肘有很大关系。A股主板持续走熊,赔钱效应尽显,一直缺乏增量资金的有效支持。  “地量地价”之后往往容易快速放量,带动股指走出反弹行情。例如,今年1月20日的地量过后,沪市成交于1月22日放大至841亿元,不久日成交重回1000亿元以上水平,股指由1990多点反弹至2月20日最高2177.98点。再如,摆脱2012年11月下旬连日成交低于400亿元后,上证指数在两个半月里展开一波1949点至2444点的反弹。  不过,这些反弹皆“无功而返”,最终还是受阻于市场资金不足。按市场人士的说法,股市近年严重缺乏资金,总流通市值上限基本就在18万亿元左右,一旦突破18万亿元,很快就会面临调整;下跌到16万亿元以下,也比较容易引发反弹。大盘股稍上涨就触及总流通市值的“天花板”,结果中小市值股票的运行空间被压缩了。  管理层近年来试图多途径引入长期资金入市,包括保险资金入市比例提高、QFII与RQFII扩容,以及即将试点的沪港通,但由于A股本身缺乏赚钱效应,资金面的改善很难立竿见影。银行理财产品等很活跃,使股市资金一定程度上被分流。如何在IPO扩容的同时解决资金扩容难题,改善市场供求,将是未来几年A股能否由弱转强的关键。否则,市场仅靠存量资金的“腾挪”难以摆脱低迷态势。(中国经济时报)

辅导ib

ib补课机构

alevel数学培训

alevel考试时间